唐宣宗
唐宣宗努力仿效唐太宗,以“至乱未尝不任不肖,至治未尝不任忠贤”为座右铭。他将《贞观政要》书于屏风之上,每每正色拱手拜读。他处理天下事务,明察果断,用法无私,从谏如流,重惜官赏,恭谨节俭,惠爱民物,故其大中年间所施之政,直到唐亡,尤被入称颂,时称为“小太宗”。   唐宣宗时代,帝国虽然称不上是太平盛世,但起码也算是承平之局。“大中之治”落下帷幕后,历史给予了李忱很高的评价:“宣宗明察沉断,用法无私,从谏如流,重惜官赏,恭谨节俭,惠爱民物。故大中之政,讫于唐亡,人思咏之,谓之‘小太宗’!”由于宣宗李忱的励精图治,使得我们在时隔一千多年后,仍然能够在9世纪混乱不堪的历史迷局中,有幸瞥见一抹盛唐的余晖。   最让人遗憾的是,这个明君晚年竟然也去求长生不老,服用金丹过量而送了命。   另外,立皇储这一事也是宣宗帝王生涯的一大败笔。宣宗喜欢三子夔王滋,而不喜长子郓王温,所以迟迟不立储嗣。因而导致宣宗死后宦官王宗实、亓元发动政变,将宣宗遗命宦官王龟长、马公儒、王居方全部杀死,拥立郓王即位为帝,是为懿宗。对此后人曾这样论之:“宣宗不惩其祸(指宦官拥立皇帝),而以委之,盖以宰相为外臣,宦者为腹心,溺于所习,而不自知其非也。安在其为明哉!”正是由于宣宗在立储问题上迟疑不决,加之临终前竟托孤宦官,导致了这一政变的发生。

早年经历

元和五年(810年),李怡(后改名李忱)生于唐长安城 大明宫, 为 唐宪宗第十三子。李怡的生母郑氏( 孝明皇后)原为镇海 节度使 李锜的 侍妾,李锜谋反失败后,郑氏入宫为郭贵妃 懿安皇后)的侍女,后来被 唐宪宗临幸,生下李怡。

唐穆宗 长庆元年(821年)三月,李怡被封为光王。论辈分,李怡是敬、文、武宗的皇叔,论年龄却比 唐敬宗 唐文宗还小一岁。

李怡性格持重少言,宫中都认为他不聪明。他十多岁时,身患重病,当时病势愈发沉重,忽然有光辉照耀其身,他便马上一跃而起,端正身体拱手作揖,像对待臣下一样,他的乳母认为这是心病。但穆宗 李恒看过后,却抚摸着他的背说:“这孩子是我家的英明人物,不是心病。”并赐给他 玉如意、御马、金带。李怡常常梦见乘龙上天,他将此事告诉母亲郑氏,郑氏对他说:“这个梦不应该让旁人知道,希望你不要再说。”李怡身经 太和、 会昌两朝,愈加隐晦不露,与众人在一起时,不曾多言。唐文宗 李昂、武宗 李炎常在宴饮集会之时强逼他说话,以此为乐,称其为“光叔”。武宗为人豪气,尤为不礼遇李怡。

登基为帝

会昌六年(846年)三月二十一日,李炎病危,宦官 马元贽等认为李怡较易控制,就把他立为太叔,“ 勾当军国政事”,并更名李忱,成为新的皇位继承人。 李忱 监国后,满脸悲伤地接待臣下,决断事务,众人这才见到他的 隐德。

同年三月二十一日, 李炎驾崩,李忱登基称帝,时年三十七岁,是为唐宣宗。

李忱非常喜欢读《 贞观政要》,在即位后便勤于政事,孜孜求治,致力于改善 中唐以来所遗留下来的种种社会问题。他对内贬谪 李德裕,结束 牛李党争;抑制 宦官势力过分膨胀;打击不法权贵、外戚。他把死于 甘露之变中除 郑注、 李训之外的百官全部昭雪 。

李忱勤俭治国,体恤百姓,减少赋税,注重人才选拔。在对外问题上,李忱不断击败 吐蕃、 回鹘、党项、奚人,收复 安史之乱后被吐蕃占领的大片失地,使唐朝国势有所起色,百姓日渐富裕,使本已衰败的朝政呈现出“中兴”的小康局面。因此,史家对李忱评价极高,认为他是和 文景之治的 汉文帝和 贞观之治的 唐太宗一样的明君”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称之为“ 大中之治” 。

尽管李忱本人在即位后“忧勤无怠”,但天下常发生水旱灾害。而自大中十二年(858年)后,因所任将帅管理不当,各 藩镇也相继发生叛乱:宣州都将康全泰驱逐其 观察使 郑薰、湖南都将石再顺驱逐其观察使 韩琮、广州都将王令寰驱逐其 节度使 杨发、江西都将毛鹤驱逐其观察使 郑宪。李忱分命 崔铉兼领宣、池、歙三州观察使、 温璋任宣州刺史、蔡袭任湖南观察使、李承勋任广州 节度使、 韦宙任江西观察使,平定了各州叛乱。

因病驾崩

自大中十三年(859年)五月起,李忱因为食用太医李元伯所献的仙丹(长年药)中毒,“病渴且中燥”,身体状况非常糟糕,一连一个多月都不能上朝。 到了八月,病入膏肓的李忱驾崩,享年五十岁。由他一直信任的宰相 令狐绹摄冢宰负责治丧。群臣上其 谥号为圣武献文孝皇帝, 庙号宣宗。

大中十四年(860年)二月,葬于 贞陵(今 陕西 咸阳 泾阳县)。

咸通十三年(872年), 追谥为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。

政治

·     加强皇权

李忱勤于 政事,孜孜求治。先是用极短的时间将 唐武宗时重臣 李德裕清除出 庙堂,这样的雷霆手段甚至使李德裕的政敌 牛僧孺都感到措手不及。之后,李忱大加起用重视 科举出身的牛党成员(李忱本人极其重视科举),一举消灭了为患唐朝长达半个世纪的“ 牛李党争”。

武宗在位时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大举 灭佛,李忱在位时,纠正武宗时期矫枉过正的灭佛弊端,使其得到了适当的恢复。他以牺牲政府夺取寺院经济之利,争取信仰佛教的朝臣以及广大民众的支持,从而建立他的政治基础,对加强皇权起到一定的作用。而厚实的政治基础,使他得以用自己的意志,来刷新政治。

李忱任用宰相,皆由自己亲自选定。一次,李忱 萧邺为相,遣 枢密使询问是否留其史职,李忱惧有朋党,遽换 崔慎由为相。

·     重视人才

李忱即位后,决定宰相的人选,首先想到的是 白居易,但下诏时,白居易已去世八个月。于是,李忱写下《 白居易》,深表怀念之情。白居易不仅有文才,而且有从政之才。他在野时撰写诗文,才华出众;从政时颇有业绩,光彩照人。皇帝为一个诗人作悼亡诗,这在古代不说绝无仅有,恐也属凤毛麟角。白居易当然也是官员,但李忱完全是当作诗人来描述的,足见白居易当时的诗名。

对比之下,李忱对缺乏才能的皇亲国戚却不徇私情。其舅 郑光为 节度使,李忱与郑光讨论为政之道;郑光应对鄙浅,李忱不悦,郑光终不复任 民官。

兵部侍郎 蒋伸曾向李忱上言,认为官位易得,其中多有心存侥幸的人,可能止卵。李忱对其言论倍加称叹,并再三留住他,说:“别的时间就不再能单独与你谈论政事了。”不久后,李忱就拜蒋伸为相。

·     整肃吏治

李忱即位后,鉴于前朝晋升高官太滥的弊端,他对高官的人数予以严格控制。官员各以品级授服色,自 唐高宗上元年间以后规定,三品以上服紫,四品服深绯,五品服浅绯,六品服深绿,七品服浅绿,八品服绿,九品服深青,流外官及庶人服黄。时以紫、绯为高官,所谓的赐紫赐绯即为升高官。李忱极为珍惜紫、绯,侍从官常备紫、绯二色服相随,但有时半年未赏出一件。他授官爵的原则是,不到规定时间的不授,没有政绩的不授,换言之,也就是不以个人好感相授,不以亲近相授。

李忱最重视的是地方最高长官刺史,他认为整个帝国由各个地方所拼而成,这些父母官的政绩,直接关系到民心向背。他规定刺史人选被确定后,不准直接去上任,必须到京师来接受他的当面考察,以定可否。他对此的解释是:“朕以刺史多不得其人,而为害百姓,故要一一面见,询问其如何施政,以此了解其优劣,再确定是否可以任命。”

·     严明法度

李忱虽然宽仁爱人,但用法极严格。尤其对于身边的人,李忱更是严禁他们干预朝政。他曾说:“违犯朕的法律,即使是我的子弟,一样不宽赦。”

 资治通鉴》及《 唐语林》记载了李忱用法严格的两件故事:

李忱在位时的 优人祝汉贞,以滑稽著称,反应敏捷,能当场应景出语,且诙谐无比。李忱认为他能为自己解闷,很是宠信。有一日,祝汉贞说着说着,触及了政事。李忱立即板了脸,说:“朕养着你是为了娱乐,你怎么能干预朝政呢?”从此便疏远了他,并在其子贪赃事发后,杖死其子,将他处以流放。

还有一个乐工名字叫罗程,弹得一手好琵琶,也极得李忱宠爱。罗程倚恃宠,竟然因小事杀人,被关进大牢。乐工们为他求情,说他有绝艺,可为李忱游宴助兴,要求赦免他。可李忱却说:“你们怜惜的是他的才艺,而我怜惜的是祖宗的法度啊。”下令将罗程给杖杀了。

·     从善如流

善于纳谏,是李忱有别于唐朝晚期其他君主的一个重要特征。他曾想到 唐玄宗所修的 华清宫去放松一下,谏官纷纷上谏,谏得极为激烈,他便取消了行程。

他纳谏的程度,仅次于 唐太宗,不论是谏官论事,还是下省 封驳(将君主不合适的诏令退回),他大多能够顺从。此外,他十分尊重大臣的奏议,每每得了大臣的奏议,必洗手焚香再阅读。

唐太宗纳谏,得了 魏徵李忱纳谏,得了魏征的五世孙 魏谟。魏谟是唐文宗读《 贞观政要》后,思慕魏徵,而在魏征后裔中找来的。魏谟入仕后,再现了魏徵直言极谏之风。李忱登位后,遂拜魏谟为宰相。其他宰相进谏,唯恐君主不快,都委婉而谏,独他开门见山,无所忌讳。李忱常叹:“魏谟有他祖辈(魏徵)的风范,朕心极重他。”

·     智术治国

李忱临朝,对待群臣如待宾客,从未有倦容。宰相奏事,他威严不可仰视。奏毕,他脸上放出微笑,让群臣闲语,或问里坊琐事,或谈宫中游宴,无所不至。经一刻时辰,复严肃地告诫群臣:“卿等好自为之,朕常担心卿等负朕,日后难以相见!”说罢,起身回宫。大中年间最得圣眷的宰相 令狐綯就曾说过:“我秉政十年,皇上对我非常信任,但是在 延英殿奏事时,没有一次不是汗流浃背。” 但是李忱极度礼遇大臣,施之以情待之以礼,非常的恭敬,如此一来,恩威并重,以威权驾驭大臣,被称之为智术治国。

李忱还极度平易近人,宫中一些低下的杂役,只要李忱见过一面就能记住对方的长相和名字以及所负责的工作,从来没有弄错过,这些宫人如果生病,李忱还会派御医去为其诊治,甚至还会亲自前往探视病情和赏赐物品,这在历代君王中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。

李忱不但记性好,且心极细。度支部门上报污损的布帛,奏表中将“渍”误写成了“清”,主管官以为李忱不会注意,胡乱报了上去。岂知李忱一眼看破,处罚了与此事相关者。

经常外出游猎的李忱,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深入民间、了解民情,并且实地考察地方官吏的政绩。但是天下之大,李忱不可能全部走遍,为此他特意想了个办法,秘令翰林学士 韦澳将天下各州的风土人情以及民生利弊编为一册,专门供他阅览。李忱将其命名为《处分语》,此事除了韦澳之外无人知晓。不久,邓州刺史薛弘宗入朝奏事,下殿后忍不住对韦澳说:“皇上对本州事务了解和熟悉的程度真是令人惊叹啊!”韦澳询问后,得知李忱掌握的资料正是出自《处分语》。

为解决宦官问题,他以论诗为名,召翰林学士韦澳入内,屏退左右侍从,问:“近日外面舆论,对宦官的权势有何说法?” 韦澳答道:“陛下威断,宦官已大有收敛。”

尽管大动作无法实施,但李忱还是尽力抑制了宦官。宦官内园使李敬实气焰嚣张,遇到宰相 郑朗不下马,李忱立即剥了李敬实的官服,配给 南衙当贱役。

李忱又规定,凡是 节度使有罪, 监军(由宦官充任)连坐。宦官问题虽终未能全盘解决,然李忱在整顿吏治上下了大功夫,非但收到了一些成效,且赢得了民众的颂扬。

按旧例:每次罢免左护军时,继任者从右军挑选;罢免右护军时,则从左军挑选;以此来防微杜渐。李忱在位时,以法驭下,每次罢免左、右护军,常从本军中挑选继任者,众人都无法窥测他的想法。